/ EN
News
2019年已过,2020年接踵而至。「在艺」app特别策划系列年度艺术城市回顾与盘点专题,首先我们将行业的目光聚焦于上海


  
2019年的上海,是当代艺术不容忽视的发声地:一系列重要的艺术活动、事件随着艺术发展的热潮纷纷在上海落地多家西方艺术机构择定上海;首届全球艺术馆高峰会议召开;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正式揭牌;上海龙美术馆与芝加哥博物馆达成双向策展合作;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宣布与洛杉矶郡艺术馆和卡塔尔博物馆群联合开发并共享展览与项目;上海西岸美术馆正式开馆,启动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艺术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一年一度艺术季的热潮吸引着全球目光……
  
上海是否已经具备成为另一个亚洲艺术交易中心的可能?自身的环境优势、市场基数和政府政策的扶持,是否能够引领上海成为当代艺术的未来之城?西方艺术机构落地上海,又会对上海的本土艺术机构形成什么影响?
  
为此,我们独家专访多位上海艺术相关人士,期望透过他们的视角探讨与解读海的艺术生态链及未来发展趋势。本期「在艺App」的年度上海盘点专题,我们专访收藏家、Cc基金会创始人、ART021&JINGART创办人之一的周大为

估计,很难有人可以像周大为这样——既是艺术圈有名的“老”收藏家、最早一批的画廊投资人、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JINGART艺览北京创始人之一,同时创办Cc基金会与Cc艺术中心,又是N家公司的老板,现在还是“TX淮海|年轻力中心”最重要的合作方之一——一个人,几乎串起一个艺术生态的链条。似乎对于周大为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在的。而他也说,他是个永远不会满意的人,永远都在筹备新的项目计划。全新的2020年,不知道周大为对于上海的环境艺术生态是怎样的看法?对于新的一年又有怎样的预判和计划?


微信图片_20200110113940.jpg

独家对话
在艺 X 周大为
收藏家,ART021&JINGART创始人之一


在艺:2019年收藏了什么?

周大为:2019年收藏了挺多东西,但是相对往年有点反常。往年我多是收藏大体量的装置、影像等作品,收到最后预算都没了。2019年我反而通过画廊买了一些我认为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的架上作品,比如Christina Quarles、崔洁、陆扬等,然后在拍卖买了一些我收藏体系里缺的艺术家的作品。让装置、影像和画作都相对平衡一些。

在艺:2019年买的这些作品主要是个人收藏还是机构收藏?
 
周大为:都是个人收藏。

微信图片_20200110113945.jpg

周大为收藏 - 崔洁《上海大厦-Broadway》150x200cm 2014  


艺术现在缺的是消费力

在艺:2019年在艺术品的收藏上,你觉得有什么跟往年不一样的感受?

周大为:收藏上,我一般都是跟着自己的体系在买东西,不会跟潮流。但2019年我发现艺术市场的名单中出现了一些新的名字,可是从最终的成交统计来看,交易名单还是非常具体的例如倾向潮流时尚、年轻化一点的作品,都比较集中的是Kaws、村上隆、奈良美智等。这一届ART021有几家参展画廊也都带来了一些潮流艺术家的作品。这一点我认为挺好的,它会吸引更多的人来看博览会,尤其年轻的观众。
    
在艺:这类潮流艺术作品,你自己有收藏吗?

周大为:我不排斥,只是从性价比角度,我可能已经收藏不到好的东西了。但我没有去收藏的主要原因是,我的收藏体系里没有这一个版块,我也没有特别去研究这一块的艺术家。当我认识这些人的时候,他们的价格已经贵很多了。

而装B一点来说,我的收藏体系相对偏学术,所以代理潮流艺术的画廊机构,他们对我也不是特别的了解,因此也不一定会把这一版块里好的作品准备给我。这是个双向结果,但我不排斥,什么时候我足够了解了就会下手的。

微信图片_20200110113949.jpg

周大为收藏 - 陆扬 《器世界大冒险(游戏截图)》 2019  

在艺:潮鞋也是这两年的大热,你有收藏吗?

周大为:鞋我从小就喜欢,但仅只是爱,没有跟现在“90后”、“00后”的炒鞋风。这种“炒鞋热”是需要你完全参与到那个圈子里去的,把它当作一个收藏、流通的品类去了解和操作。而鞋对我来说,主要还是买来穿的。当然也是时代特质不一样,比如AJ的一代到十几代,从小到大每年一出新我都会排队买,买回来就穿,不会拿去炒。
    
在艺:也就是说,现在“90后”、“00后”炒鞋炒潮玩的现象你认为是合理的?

周大为:非常合理。我是玩球星卡出身的一代,的是邮票和钱币这个逻辑体系跟“炒鞋”其实是一样的。美国现在球星卡涨的非常厉害,就是因为很多在美国炒鞋的人开始转去玩球星卡了,原因是他们觉得球星卡的收藏体系和价格体系跟炒鞋子很类似。而在西方,炒球星卡就像在中国玩邮票是一样的逻辑。所以这一部分人中的某些人,可能玩着玩着就去玩潮流的艺术品了。这两年Daniel Arsham、KAWS等会那么火就是这样起来的。

在艺:你是认为这部分群体继续成长下去,未来也有可能去关注和收藏当代艺术。

周大为:首先这些潮流艺术也隶属于当代艺术的范畴,而这些炒鞋和潮玩的人里,肯定有些人会逐渐产生不同的理解并调整收藏的方向。我一直都强调,对于艺术来说,现在缺的是消费能力。只要能有更多的能力消费,不管是消费什么、怎么消费,对生态来讲我都认为是好的。

微信图片_20200110111929.jpg

周大为收藏 -《齐达内:21世纪的肖像》道格拉斯·哥顿执导的纪录片
    



上海没有香港的环境优势



在艺:从个人收藏的角度,2019年整个秋拍的情况你怎么看?

周大为:2019年拍卖的整体情况比预想的要好。其实2018年很多人在说市场“寒冬”的时候,我对所有的采访都说,我没有那么悲观。
    
在艺:这种“乐观”的自信是来自哪里?

周大为:这种乐观的自信,来自于我对整个经济市场、艺术市场的深度了解。当然目前的经济环境肯定是不好的,但并不是金融危机,比如像2008年和更早的1998年那样,全球性的市场经济的崩塌;也没有SARS突发引起股市暴跌,或者现在香港的困境。目前的经济环境对消费肯定有影响,但是不代表人们手上没有钱。

经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很多人对于自己的财富管理从各方面都有了一个十年的调整,因此口袋里肯定是有钱的。2019年的经济环境不好,投资方向也就从股票地产转到艺术品、珠宝和手表了。而事实也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2019年的手表、好的艺术品纷纷破纪录的贵。

微信图片_20200110111936.jpg

“月亮排练”展览现场,2019,Cc基金会&Cc艺术中心,上海。
图片由艺术家与Cc基金会提供

在艺:就香港目前的环境,你觉得今天的上海有可能超越香港吗?

周大为:我觉得没有对比性。香港在政策上、税收上的优势,是天然的,也是香港整个决策层那么多年打造的环境优势。虽然我们说香港目前的环境局势有政策上和历史上的特殊原因,但是同样的,也是这种“特殊”使香港有了别人没有的优势。

上海没有香港的环境优势,近些年媒体都喜欢问上海是否可以抢香港的风头,成为另一个亚洲艺术品交易中心。我虽然是上海艺术生态的见证者和执行者,但我还是必须客观地说,不可能,香港的先天优势,我们抢不掉的。

微信图片_20200110111941.jpg

“主旋律线”展览现场,2018,Cc基金会&Cc艺术中心,上海。
  图片由艺术家与Cc基金会提供 

在艺:这几年上海政府也一直在积极地推动和扶持艺术生态的发展,从政策、税收等各个方面,你认为也没有可能达到香港这样的环境优势吗?

周大为:这是我们现在正积极在推动的东西。比如11月“上海首个国际艺术品交易月”就是我们发起的,主办单位是上海市委宣传部,执行单位是西岸集团和ART021。
    
在艺:当时是怎样一个想法认为可以在这个时候推动这个事情?

周大为:说得煽情点就是无私大爱。但这是实话,因为这个事情做了对我本人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可是上海需要有一个这样事情,因为上海有非常大的潜力上海的民营美术馆、艺术博览会,综合艺术生态的配套设施都非常好,如果某些方面可以真正地突破,上海抢香港的风头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200110111945.jpg

“无声”展览现场,2018,Cc基金会&Cc艺术中心,上海。
  图片由艺术家与Cc基金会提供


机遇很重要
       
在艺:推动“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之前又做基金会、博览会,线下实体空间和线上平台又涉及策展和艺术评论,这是不仅收藏艺术品,还想“收藏机构”?

周大为:我对自己的角色定位,始终是上海艺术生态的推动者。目前我正在做另外一个事情,12月31号在淮海路上刚开的商场,“TX淮海|年轻力中心”。这是我们认为全上海最好的一个艺术零售商场,我们称之为“策展式零售”,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跟艺术相关的。

北京Skps商场的模式,我们也了解过。但是北京和上海的环境气氛不一样,策略方式也不一样。我们更加年轻化,跟潮流的联系也更多。也是因为这个项目,逼得我最近一有时间就在补潮流艺术的内容。

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其实我很早就参与到潮流这个体系中来了,差不多2000年前后,跟陈冠希他们一起,我们是第一波玩潮流的人。那个时候我们“玩潮流”是很小众的。DJ、MC、街舞、涂鸦,那是真正的街头文化。直到2009年之后,潮流走向大众化,全民更多参与了进来,潮流文化才变成了今天这样大的一个体系。

微信图片_20200110111950.jpg

“TX淮海|年轻力中心”建筑效果图

在艺:“TX淮海|年轻力中心”,是你继ART021、Cc基金会之后,创办的下一个项目吗?

周大为:不是,这个项目的创始人是盈展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司徒文聪,我们是作为项目的其中一个合作伙伴参与到整个商城的建构工作中去,并且全权负责整个商城的艺术项目。目前确定下来的是,开幕之后会与国际上非常棒的沉浸式艺术机构和艺术家进行一系列的合作。

比如第一期合作的四个国际顶尖数字艺术团队——来自美国的GMUNK、英国的“FIELD”、德国的“onformative”、意大利的“fuse*”。同时,我们会将一些更具体的艺术作品引入进来,将整栋商城变成一个展览社区,每一层都有艺术作品。对于这部分内容我们投入很大,近千万的资金投入。

我们跟商家也会有合作,将艺术相关的内容植入到商家的产品和营销中去。因为整个商场的定位就是CURATAIL-cutator retail,所以我们在整个商场中都会用策展的思维和方式,去将商场的合作品牌、消费体验、视觉体验等所有内容进行策划,打破商品与消费者之间的消费边界。

微信图片_20200110111955.jpg

四个国际顶尖数字艺术团队GMUNK(美国)、FIELD(英国)、onformative(德国)、fuse*(意大利),以DOUX ——数字、绿洲、都市和跨界的概念为“TX淮海”量身创作了数字美学作品

在艺:也就是说,Cc基金会“托管”了“TX淮海|年轻力中心”的艺术展览内容?

周大为:可以这么理解。

在艺:运营方式是怎样,之后的展览计划是如何的?

周大为:开幕之后的展览计划我们已经定下来了,12月31号是试运营阶段,很多新的内容后续官网会持续推出。现在要保持神秘感。具体的运营方面,我们有一个专门负责的团队在对接商场、艺术家、机构和展览之间的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00.jpg

“TX淮海|年轻力中心”建筑外立面局部
 
在艺:介入艺术商场的建构之后,下一步是不是计划做美术馆了?

周大为:就算是有美术馆的空间,我也不会将它命名为美术馆。
    
在艺:那会叫什么?

周大为:还是Cc基金会。这个有可能过一段时间就有了。
    
在艺:你是否每一年都会给自己定个目标,做一件或者几件跟艺术相关的什么事情?还是说整个计划很早之前就有了?

周大为:机遇很重要。当然,长远的目标和大量的规划肯定是基础。比如对“艺术商场”的想法,我研究了大概有三四年,所以当我们今年六月份接触到“TX淮海”这个项目,才能够那么快速地去反应和沟通,然后非常快的就确定合作。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06.jpg

“等待穆隆古”展览现场,2018,Cc基金会&Cc艺术中心,上海。
图片由艺术家与Cc基金会提供


博览会的“仗”怎么打

在艺:目前为止你做的这么多的机构平台里面,最满意哪一个?

周大为:ART021。

在艺:外界普遍反应ART021这一届的成绩不错。你认为好的原因在哪里?

周大为:我认为好的原因是我们非常务实接地气,更关注本质。而博览会的本质,就是要让商户赚钱。我们只要做到“专注”就可以了。

ART021能做的最好的服务,是吸引更多的藏家,做更多策展式的内容项目。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11.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了解ART021会知道我们跟别的博览会完全不一样,比如我们会有“DETOUR|策展单元”、“BEYOND|公共项目单元”等等非常多不同的版块内容,每年分不同的主题、结构和区域将画廊吸引过来。看着以为不学术,其实很学术。

也是因为这样,很多西方的美术馆人、策展人到上海会更喜欢来看ART021,因为看的东西不一样。在ART021他们可以看到在西方看不到的东西,这才是目的。而不是去到另一个地方看的也还是西方体系里的内容,这有什么意思。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15.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特别项目- RIMOWA X Guillermo Santomá

在艺:除了策展式建构,ART021还有哪些办法在帮助商户赚钱?

周大为:ART021其实每年最大量的工作是在招商。我指的招商是招藏家,包括与大量的企业达成合作。画廊的招商不在我们主要工作清单里。当然也是因为ART021有非常专业负责画廊招商的团队,而我们的服务也一直都是非常好,非常贴心细心的。

这一点我相信任何一个与我们合作过的画廊,都不会否认。从老板到员工,每一届每一家画廊我们都会从感受、体验等各个方面去进行关心和了解。如果有画廊卖的很不好,我往往自己还会买。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19.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当然我们的团队也很有意思,每个人专注的地方都不一样。我是企业身份出来的,小包是公关,应青蓝负责媒体和品牌。我们每个人把自己专注的东西做好,ART021就会很好。

像ART021这次做的迪奥的展览,非常轰动且具有影响力,尤其在大众传媒上的影响力非常巨大。而事实证明,迪奥的包在这一次ART021的现场确实卖的出奇的好,尤其艺术家合作款,销量是历史之最。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做到位”的体现。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23.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特别项目-DIOR LADY ART #4 x ART021

在艺:其实每一届博览会,观众和藏家对ART021都会有一个预期。怎么样才能一直满足这些人的预期?

周大为:一直想在观众的更前面,去思考怎么吸引他们。这个是挖掘需求的问题。但所挖掘的,是已经存在的需求。因为人都在进步,而我们中国人进步的最快。所以你要比他想得更前面一点。

在艺:所以ART021跟西岸博览会打擂这么多年感受怎样?

周大为:很爽!但是ART021和西岸博览会,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内容,彼此可以生存的很好。我们有我们的优势,他们有他们的优势。而且两个博览会加起来就是200多家画廊,这对于上海来说肯定是更好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27.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在艺:2019年JINGART是第二年,整体感受下来怎么样?

周大为:跟我们做ART021的初衷是一样的,稳定的发展,基于其消费力再进一步调整是否要再继续发展扩大。JINGART 2019给了我们一些惊喜,有一些西方画廊在 JINGART 的销售业绩是他们除了香港,亚洲卖的最好的一次。这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但是有卖的好的,肯定也有些卖的不太理想的;而有一些在JINGART没有卖的很好的,在ART021却卖的很不错。我们也从这中间总结逻辑和问题:中国人还是太崇洋媚外,真的。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33.jpg

2019年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

  
在艺:对于这个逻辑跟问题你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周大为:还是需要时间,它不是解决一个问题的事情。画廊需要变得更专业;艺术家要做更好的作品,更立足本土性;藏家要更多地去了解国内的艺术家和作品,不要只是一味地看西方的艺术家。同样,ART021带来了很多不是传统的西方艺术家的内容,比如墨西哥、中东、东南亚、日本、韩国,我们这个体系做的比西方的博览会好很多。他们相对还是比较传统的聚焦在所谓的西方大牌画廊的身上。

这一点上,我们有更大的使命感。我一直强调,我希望未来做到十年以后,Cc艺术中心会成为全球最大的职业画廊。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38.jpg

2019年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


在艺:通过两个博览会,你觉得上海跟北京这两个城市的优势和差异体现在哪里?

周大为:JINGART我们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多元化,我们也不想做成一个完全当代的博览会,没有必要自己打脸自己。再说,北京的多元化反而导致更多的人有兴趣去参与。因为当代艺术如果做的太学术还是会有点儿冷,而北京这个城市,我觉得更加的温馨一点。

北京有其自身的优势,二级市场、艺术经纪人、艺术家更多是在北京,我们应该借这个优势。而上海,她的包容性、活力更明显,所以我们将“2018-2019 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双年评选提名展”放在上海。这个方式,在博览会里也非常少见——它不仅仅是个奖项,而是一个展览。ART021整个博览会相当大的面积都给了这个展览。所以说,我们不仅仅是在做一个博览会而已。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42.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2018-2019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双年评选”颁奖典礼

在艺:2020年,JINGART有什么样的策略计划吗?

周大为:JINGART我们在策略上相对偏保守。招商上相对2019年会有一个扩张,但会是一个比较稳步的扩张。跟ART021扩张的步调一样,从27家画廊,到50多家、70多家,JINGART也一样。从30多家画廊到50多家,有可能今年会增加到60多家,也有可能是维持在50家左右的画廊,取决于今年的实际情况。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46.jpg

2019年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



在艺:你当时做ART021的时候,上海的艺术气氛并不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看上海现在整个艺术气氛、艺术市场的转变?

周大为:我当然不想说是因为我们这些人,所以上海现在整个的艺术生态、气氛得以成为今天这个样子,但是肯定有一部分的因素,而政府的推动也是很大的成因。但是反过来说,肯定也是因为我们做出了成绩,政府才会觉得可以更好地去支持。这是个非常综合的事情。

任何东西都是一个时机的问题。就比如我为什么现在来做商场,而几年前做Cc基金会,更早的时候去投资画廊?它绝对不是一个突发奇想的行为。我是因为太了解需求,太了解这个生态,所以在对的时候会做出对的事情。至少在艺术的范畴里,任何一步,我至今都没有踩错过。对于艺术圈来说,我是一个“持续艺术家”。

在艺:总的来说你觉得现在上海西岸的整体环境怎么样?

周大为:非常好。非常多好的政策和先天的优势。西岸整个大空间、环境、布局规划和配套设施都是一流的。我很客观。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52.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没有必要完全学西方

在艺:你刚刚也说到对整个艺术生态非常了解,那么中国的画廊与美术馆之间的关系,与西方的画廊和美术馆之间的关系,差异性在那里?

周大为:这完全是两个无从对比的体系,两者完全是在两个起跑线上。首先西方有西方的体系,中国很多时候是在学习西方的系统。但是中国也有自己的体系,我们没有必要完全学习西方。

当然,放在国际的范畴里,中国艺术家的履历肯定比不上西方的艺术家。别的不说,首先平台就不一样。西方的艺术家,只要稍微优秀一点就全都能进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中国的艺术家,要有多难才能够进入一个这样的体系。因此这两者之间,没有可比性。我们肯定要有自己的体系。尤其现在看全球,有哪个国家的发展速度比中国还要快?中国的民营美术馆已经在全球居首位。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057.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在艺:2019年这么多的美术馆机构宣布与西方知名的美术馆进行合作的现象,你的看法是怎样的?

周大为:国营的美术馆机构在这一块合作比较多,民营美术馆其实没多少。民营美术馆与西方美术馆有合作的,余德耀美术馆算一个,但当中有多少问题、实际怎么运营,这些都不得而知。蓬皮杜艺术中心与西岸美术馆,还有泰特现代美术馆和浦东美术馆,都是官方机构。这是好事情。中国需要学习别人的经验,帮助自己快速建立学术体系,但也不用太崇洋媚外。
 
在艺:你的意思是国内的美术馆机构、包括画廊机构都还没有自己的一套体系?

周大为:有一些机构是有自己的体系的。但就如我所说的,中国这么快速的发展,硬件的搭建没问题,软件短期肯定跟不上。首先人才就远远不够。所以,这样情况下的交流和互动是好的吗?

ART021一开始吸引了大量全球最好的画廊,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始终都坚持其中50%必须是中国的画廊,只有这样中国画廊才会进步,才会知道西方的体系是怎样一个玩法。所以与其说ART021就是要吸引全球最好的画廊,不如说我们更多是想把中国的画廊变得更牛逼、更专业,钱也能赚得更多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102.jpg

2019年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


在艺:你怎么看近两年西方画廊、拍卖行纷纷在上海设空间、办公室的趋势?

周大为:这个趋势未来会更加明显,尤其是香港目前的环境局势这么严峻的情况下,没有人知道未来到底会怎么样,所以肯定会有更多的画廊机构会选择上海。而且在上海开设空间不只是销售问题,更多时候真的需要去展示。因此画廊就需要去推广代理的艺术家,让中国大陆、包括亚洲更多的人认知他的艺术家。

相对来说香港更多的是政策优势,不代表其文化关注点很高,上海的文化关注度比香港肯定是更高的。在上海,大家看展览的时候就真的是看展览和了解艺术家的。

在艺:相对于西方画廊的入驻,你觉得中国本土的画廊近一年的表现怎样?

周大为:非常不好。因为西方画廊的入驻,中国的本土画廊似乎被冲击得整体上有点萎靡。这一点我很不喜欢。我认为现在反而是中国的画廊机构进行投资,进行大胆的、有野心的扩展的最好时候。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106.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在艺:你会如何给这些中国画廊建议?

周大为:找投资人。当然我指的是有野心的画廊。对于一些小的画廊,我建议是慢慢地做稳稳地做,把自己的服务和专业性做好。不要把画廊当成学术机构,画廊不是一个美术馆,它跟博览会一样是卖东西的。不要拿一个美术馆的标准来评定博览会。卖东西就要有卖东西的姿态,画廊也是一样的道理。老是抱怨藏家,怎么做好服务和专业性,怎么把作品卖出去,才是画廊本身应该解决的问题。
   
在艺:但做艺术事业是个入不敷出的事,投资人也不是说找就找得到的。

周大为:说到底就要反思你到底是要开一个商业机构,还是一个非营利的美术馆。如果那么热爱艺术,那么有理想,那去美术馆打工好了。现在上海的美术馆行业最缺的就是美术馆管理人才和馆长。但就算是去美术馆打工,你也同样要想成本预算。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112.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在艺:对于你来说,2019有哪几个事情是值得重标的?

周大为:没有,我是个对自己要求太高的人,我永远不会满意的

在艺:2020年ART021有哪些策略计划?

周大为:还是留点惊喜吧。但不管怎么样的策略,前提都还是要把现在的这些内容和事情做好,吸引更多的藏家、把画廊调整的更专业、把服务做得更好。2020年,我们会邀请更多的、国际上最好的新一代画廊进入ART021,比如维他命这样的画廊。

微信图片_20200110112117.jpg

2019年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在艺:对于2020年的艺术市场你的预判是怎样的?

周大为:我认为很多画廊会过寒冬。很多大的画廊对作品价格会重新调整,未必会有那么高,但应有的价值会回归。而很多年轻的艺术家会爆发式的崛起。2020年,会有一个“全新的”可能性。
    
在艺:所以2020年的当代艺术市场,你认为也会更好?

周大为:因为关注艺术的人越来越多了,所以总量一直会更好,增量会越来越大,存量会进行调整。因此有一些艺术家会被淘汰,有一些会崛起的更晚,一定会爆发式地,有一些新的明星出来。


Cc基金会&艺术中心 Cc Foundation&Art Centre
中国上海市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M50创意园15号楼101室
101,Building 15, No.50 Moganshan Road, Putuo District,Shanghai,China,200060
E-mail: ccfoundation@163.com
Instagram: ccfoundation

周二至周日 10:00-18:00
周一闭馆
Tuesday to Sunday 10:00-18:00
Monday Closed